中国露营网

最后一个海洋游牧民族 无国籍无身份以海为生 大美风景举世无双

“仙本那”是马来西亚的一个小镇,小到甚至在地图上都无法找寻到它,但“仙本那”的美却是举世无双。

“仙本那”唯美的天空和云朵,让人分不清是在人间还是天上。云坠入水中,船漂浮在空中,泛舟海面,清风徐来,瞬间让人觉得仙境也不过如此。这里的天,永远是蓝的,云,永远是白的。海与天的距离很近,人和房子都远离陆地,悬浮在大海之上,仿佛是“飘在空中的岛屿”。

这里有最纯净透明的大海,世间再难寻觅。海水清澈如蓝天,总有成群的鱼儿穿梭;天空纯净如大海,总有悠闲的鸟儿掠过;这片仙境像所有海岛一样,拥有蓝天白云、椰林树影和明媚阳光,而且不经意地就把这些发挥到极致。

无尽的海水,细腻的沙滩,摇曳的椰林,艳丽的珊瑚,还有那些游牧于海上的巴瑶族人,成为摄影爱好者的新宠……

巴瑶族人生活的地方,主要是菲律宾、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之间海域。那里面积广阔,是地球上海洋物种多样性最丰富的区域,分布着全球约76%的珊瑚和岩礁鱼类,还包括蓝鲸、儒艮、侏儒海马等诸多海洋珍稀动物。外界称他们为Bajau,但他们是用不同部落的名字来称呼彼此的。五百年前便有记载,他们居住在捕鱼船上,被称为“海上吉普赛人”。

“巴瑶”在印尼语里是“海上之民”的意思,自先祖被流放禁止居住在马来西亚的土地上以来,巴瑶人就跟陆地断了因缘。他们选择拥抱辽阔的海洋,过着游牧般的生活。依靠桩柱,他们搭建起完全依靠海洋生存的海上村落。

相传很久以前,马来西亚柔佛州的公主,在一次洪灾中被冲走,她的父亲沉浸在丧女的悲痛之中,便派遣部下出海寻找,并下令他们找到公主后才能返回。

后来,这些奉命寻找公主的人,因无法找到公主只能留在海边,这些人就成了巴瑶族的祖先。随着时间的流逝,一代又一代的巴瑶人已渐渐适应了海洋环境……

没有人确切地知道巴瑶人是在什么时候开始海上生活的,现在的各种说法,大多来自16世纪荷兰和英国人的观察,不过可以肯定,巴瑶族人和大自然和谐共处已有几百年历史了。数百年来,巴瑶人基本上没有踏上过大陆,一直生活在海上,他们常年聚集在东南海海域。

巴瑶人没有陆地拥有权。世代以来,只有大海才可以让他们自由地游弋。他们没有国籍,不被任何一个国家保护,所以也不被允许上岸。这些年似乎是马来西亚政策宽容,允许他们在马来西亚周边的小岛附近活动,白天也允许登上小岛。所以“仙本那”附近的马布岛和军舰岛上,时常会见到巴瑶族的孩子们。他们知道这里游客较多,白天会划船过来,用海产品兑换一些食物。

由于巴瑶族的活动范围,位于几个国家之间的边境地带,过去的几十年里,在海上漂泊的巴瑶族人,总是和那些有着确定边界的国家产生冲突。为避免争端以及对海域资源的保护,一些周边国家政府强制让巴瑶人上岸定居。在Torosiaje地区,印尼政府不断施压,让巴瑶族人在靠近岸边的浅水区盖吊脚楼,甚至让他们直接上岸,生活在村庄里。

尽管现代船运盛行,巴瑶族仍以lepa-lepa传统小船往返于西南太平洋苏禄海,穿梭于国界之间,依照不同季节来判断潮汐,追随鱼群。在各国政府眼中,他们是非法移民,许多人沒有身份证,不能工作,也沒有健康保险,大多数孩童不能去学校,是被社会边缘化的族群。

巴瑶族的小孩从小就在海上简陋的草房生活,海洋是他们最美好的游乐园,他们甚至能不带氧气筒徒手在深海里捕鱼。也许是与世隔绝的原因,那里的孩子都有着最纯真的笑容。如果你在他们那里捕捉到孩子们尽情玩耍的动态,一定会被他们的无拘无束、简单快乐所感染。

巴瑶族人都是自由潜泳的高手,能无任何设备的情况下,潜到水下30米。甚至更深的海域捕探海鱼,寻找珍珠以及海参。海参不仅是巴瑶族的美食,也是过去几个世纪以来巴瑶族向外界兜售的珍品。潜水时,他们都会佩戴镶着玻璃镜片手工雕刻的木质护眼镜,手持利用船上废旧材料改制的渔叉。

据介绍,他们这样极限的身体条件并非天生,为了适应海底高压,巴瑶族小孩从小就被刺破耳膜,所以很多巴瑶人的听力都有问题。刺破耳鼓膜后,鼻子和耳朵会流血,晕眩和疼痛将持续一周,他们需要在床上一动不动地休息几个月。经过了这个特别的阶段,潜水时就不再痛苦,他们也可以去更深的地方捕猎。这就像是童话世界里的美人鱼不惜以声音为祭品换取双腿,巴瑶族人为了更好地适应海洋,选择了放弃听力。美人鱼最后获得了陪伴王子的机会,而现实世界中的巴瑶人获得了更多的食物和自由的生活。

巴瑶族人绝大部分在陆地上没有房子,要么漂泊在船上,要么居住在沿海海岸, 或在浅礁石上、潜水处,打上桩柱,用几根木桩支撑起“高脚屋”。屋很简陋,前后左右上下都能通光通气,家里只有几件炊具,一些衣物等。

由于他们居住的地方被称为“风下之乡”,台风大多缘起于此,然后转移他处。所以大海上那么多巴瑶人居住的棚屋,常年都能居安无事,活得自由自在。虽然生活条件恶劣,但这里阳光普照,海水温暖湛蓝,大海里充满了海洋生物,海浪轻柔地拍打着白色沙滩,这群人远离现代社会的忙碌和纷扰,就住在这样的天堂里。

对于绝大部分巴瑶族人来说,捕鱼是他们唯一的生存方式。巴瑶族人都是“勇猛的”渔夫,他们可以毫不费力就捕到很多鱼。这里的孩子从4岁起,就会划着手工打造的独木舟,带上鱼网和长矛去捕捞鱼类、章鱼和龙虾等。并且用捕获的海鲜,和外界交换大米和水等生活必需品。

海中近千种的鱼类,足以让巴瑶族人不用发愁每天的食物。在他们的世界里,他们相信自己和大海有一种复杂的联系,是密不可分的。以前用传统渔具捕鱼的巴瑶人,为了提高捕捉鱼虾的数量和成功率,后来开始尝试自制土火药,在海里引爆用以捕鱼。另外,他们还学会用氰化物延长鱼类存活时间的方法,用以满足中国大陆和香港的海鲜餐厅对活鱼不断加大的需求量。

据说,因终年生活在海上,巴瑶族人的视力在水底下反而更好。就像很多人出海就会晕船一样,这里的人一旦踏上土地就会产生“晕陆地”的现象。巴瑶人和大自然和平共处已经有好几百年了,他们一直延续着祖先遗留的传统生活方式,在尚未学会走路之前就开始学习游泳,依赖这片热带大海赐予的恩典而生。

巴瑶族人生活中,使用一种叫“里巴船”(lepa-lepa)的水上交通工具,船体狭窄、船头高耸,一般长5米、宽1.5米。许多渔民就常年居住在船上,甚至有些年长者几乎在船上度过了自己的一生。

这个族群既简单又神秘,他们和海洋的联系十分密切,他们就是神秘的海洋人,甚至血管里流淌的也就是蔚蓝的海水。他们的脚可以不踩在地上,但绝不能离开大海。如果一名巴瑶男子想要结婚,他必先拥有一条自己的“里巴船”,才有资格迎娶爱慕已久的未来伴侣。

为了表达对他们赖以生存的“里巴船”的敬意,每年的4月底,他们都要举行盛大的“彩船节”。数百艘大大小小的“里巴船”从数十公里外的海面上缓缓驶来,犹如海上战事一触即发,场面极为震撼。船上的乐师演奏音乐,穿着华丽的舞者在船上翩翩起舞,为“里巴船”增添几许柔性美。除了听歌赏舞,彩船节还有海上拔河和爬竿比赛,用腿划船等等的精彩活动。

巴瑶人的生活里没有任何日历,也不关心什么季节和节日,所有的社会活动几乎都是无组织、无时间表和无序的。他们没有文字,但有自己的语言和歌谣。对巴瑶人来说,海洋是一个纷繁复杂的生命活体,水流、潮汐、珊瑚礁乃至红树林都是有灵魂的。而这种认知和敬畏,应该用来保护而不是糟蹋大自然……

上帝赐给了巴瑶族一片蓝天、一片海洋、一片海滩、一片珊瑚,一片没有台风的家园。他们没有祖国,没有国籍,没有电,没淡水,只有上帝的爱。他们没有电视,没有广播,没有娱乐,第一要务就是“造人”,少的人家有五六个孩子,多的人家达十几个孩子,也许这是上天赋予他们的历史任重。

巴瑶族人世世代代被驱逐于海上,无依无靠,没有经济来源,却拥有着天堂一般的绝世美景。这样的落差,这样的天堂和地狱,最美的景和最深的疼痛都无人关注,他们却用灿烂的微笑云淡风轻地带过。

在其他人眼中,巴瑶族人生活得非常不幸,但是谁能说他们乐观的精神和灿烂的笑容,不是幸福的另一种诠释呢?

仙本那是马来西亚的一个小岛,小到甚至在地图上都无法找寻到它,但仙本那的美却是举世无双。这里唯美的天空和云朵,让人分不清是在人间还是天上。云坠入水中,船漂浮在空中,泛舟海面,清风徐来,瞬间让人觉得仙境也不过如此……




本文标题:最后一个海洋游牧民族 无国籍无身份以海为生 大美风景举世无双
本文链接:https://www.luyingw.cn/lyzx/4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