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露营网

一季度收入损失80%、游乐园倒闭,国内主题公园“乐”在何方?

整个行业将有可能面临“洗牌”的局面。...

据中国主题公园研究院数据显示, 疫情以来,全国339家主题公园、1736家游乐园,327家水上乐园,89家动物园全部关闭。 2018年以来在建的81个主题公园、水上乐园项目全部停工。 截止到4月15日,重新有条件开放的主题乐园和主题公园有133家。

国内主题公园中,此前经营状况不佳游乐园宣布关闭,董事长亲自带队服务游客以降低运营成本,预期营收数字不止腰斩,而是“斩到脚“……根据此前统计,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 2020年春节假期全国景区和主题公园企业收入与去年同期水平相比,损失达到90%;预计在2020年一季度,与去年同期相比损失达到80%。

4 月13日,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卫生健康委4月13日联合发出通知,要求疫情防控期间,旅游景区只开放室外区域,室内场所暂不开放,接待游客量不得超过核定最大承载量的30%。 业内专家表示,即便疫情在短时内消除,国内主题公园运营在年内也只能恢复到六成左右,整个行业将有可能面临“洗牌”的局面。

预期营收“斩到了脚”

清明假期前,方特旗下已有长沙、株洲、邯郸、宁波、济南、芜湖、南宁等地的12座方特主题乐园恢复开园。到4月25日,全国绝大部分方特主题乐园都将恢复营业。

3月20日,位于江苏省常州市的中华恐龙园重新也开始对外开放,开园后3天内吸引15000名游客入园游玩。“就景区的营收来说的话,我们肯定是希望尽可能的多地创造营收,但在防控疫情的大环境下,大家到公共场所来游玩的热情还不是很高,园区的客流量没有像我们预期的那么多。”一名园区的相关工作人员介绍说。

目前,入园的游客中,本地市民约占一半,其余为周边城市游客,且全部为散客,目前还没有旅行社的团客。当被问及园区在即将到来的五一小长假期间的安排时,该工作人员说目前还没有非常特殊的安排,相应的措施可能会在接下来一段时间对外公布。

而自从3月7日恢复开园以来,位于云南昆明的七彩云南欢乐世界的客流量开始逐步恢复,日均入园人数在千人左右,游客主要是来自当地的自驾游散客,组团前来的人非常有限。虽说客流有了恢复,但是与往年同期比起来,入园人数还是有了明显的下降。对此,园区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往年的3、4月份是企业职工团队出行的高峰,再加上清明小长假,这段时期往往会迎来大量游客。而今年则完全没有了,“跟我们春节前的预期比起来,这都不能算腰斩了,而是已经斩到脚了,下降比例是非常大的。”

对于即将到来的五一小长假来说,他分析说,五一小长假对于园区来说应该是一个不错的恢复点,但考虑到目前疫情防控需要和消费者的担忧,入园参观游玩的游客数量不会像往年那样多,“当然我们还是很开心今年的五一假期是5天连休,这肯定有助于我们现金的回笼,我们也会更加谨慎地对待其中可能存在的风险因素,做好疫情防控措施。

来自去哪儿网的数据显示,截止到4月15日,重新有条件开放的主题乐园和主题公园有133家,约占总体数量的30%,其中大部分是部分开放,园区内的室内空间依然保持关闭状态。针对目前国内部分主题公园开放,而部分则仍然处于关闭状态,景鉴智库创始人、中国主题公园研究院研究员周鸣岐建议国内主题公园不应过早复工,与其他自然景区相比,主题公园在疫情防控方面会面临更大挑战,主题公园的很多室内游乐项目都是相对封闭的空间,并且一些热门项目游客还需要排队,这些都容易造成集群性感染,这对于目前防控疫情来说是非常不利的。

对于造成恢复开放的园区营收不佳的原因,中国主题公园研究院院长林焕杰认为原因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方面是由于防控疫情需要,对游客颇具吸引力的室内游乐设施依然处于关闭状态,此时前往性价比太低;另一方面是游客的恐慌心理还没有消除,而这种恐慌心理的消除预计得需要一年左右的时间。

春节、暑期、国庆是主题公园非常重要的创收期,此外就是清明、五一、中秋等小长假。就目前状况来看,第三季度可能会有好转,但是主要消费人群可能不会有太多的闲暇进行旅游消费,“到了最后的第四季度,估计会逐步恢复正常,出于安全和经济形势考虑,第四季度游客恢复到往年的60%就很不错了。当然这一切都是基于疫情会在6月份完全得到控制进行的预测。”林焕杰这样预测到。

董事长带队服务以降低成本

为了尽可能地降低园区关闭带来的影响,压缩成本,不少主题公园开启了“共享员工”机制,让暂时空闲下来的员工填补到其他岗位或者到其他企业服务。

往年客流量较大的假期过程中,中华恐龙园会通过招募一部分小时工以补充园区一线服务人员的不足,今年,在刚刚过去的清明小长假期间,中华恐龙园集团董事长与其他部分非一线工作人员进入园区承担起了这部分工作,园区将其称为 “共享员工”机制,以此来降低园区运营成本,减小疫情给园区运营带来的压力。闭园期间,芜湖方特同样组织员工参与了当地“共享员工”计划,向当地其他急需用人的企业输送了部分员工。

七彩云南欢乐世界自在春节前因疫情关闭后的这段时间里也遇到了跟其他主题公园类似的困难,现金回笼无法实现,员工和景区设备维护成本持续产生等。对于这些困难,七彩云南欢乐世界的解决办法是依靠集团公司的支撑,在集团的整体协调下,继续做好员工培训和景区品牌宣传。“说实话,集团主要以第三产业为主,在这段时间里都遭受到了不小的冲击,不过好在集团本身有很好的现金储备与运营协调能力,在一定的时间内保持正常运营是没有太大问题的。”该工作人员表示。

与传统的自然景区不同,主题公园在土地、设备、建设、人力、培训、维护等方面需要投入大量资金。巨额开发成本使其往往都背负大量的银行贷款,园区关闭后,依然会有还贷和利息支出,设备保养与折旧费用也依然存在,考虑到员工培养周期和培训成本,园区又不能或不会轻易辞退这些具有特殊服务经验的员工。主题公园里的很多员工都经过演绎培训和设备安全使用培训,一旦裁掉这部分员工,等到园区正常营业的时候就会出现专业服务人员不足的状况,这是企业不愿意看到的。

在所有主题公园中,动物园跟海洋动物园将会是最艰难的,其他主题公园可以通过员工放假、园区关闭等措施减少损失,动物园和海洋馆里的动物需要专人照料和饲喂、保健。专家分析说,对于在建项目来说,疫情会导致部分项目进度放缓,由于未来形势不明朗,政策支持力度和相关资金的投入也可能会相应减少。

消除心理阴影,采取刺激措施

恢复开放的主题公园出于防控疫情的政策需要,特别是为了尽快消除游客的心理阴影,采取了一系列措施。



本文标题:一季度收入损失80%、游乐园倒闭,国内主题公园“乐”在何方?
本文链接:https://www.luyingw.cn/lyzx/5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