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露营网

乔家大院被摘牌背后:网红景点33年的是是非非

事实上,乔家大院的走红也许只是个意外。...

2019年7月31日,国家文化和旅游部发布公告,根据5A级旅游景区年度复核结果,决定对复核检查严重不达标或存在严重问题的7家5A级旅游景区做出处理。其中,山西省晋中市祁县乔家大院景区被取消旅游景区质量等级。

作为国内第5家5A级景区,乔家大院因为影视剧的流行而享誉国内外。乔家大院“四堂一园”包括在中堂、德兴堂、宁守堂、保元堂和乔家花园,始建于清乾隆二十年(公元1755),以清代商业资本家乔致庸等乔氏家族的宅院而得名,总占地面积25600余平方米,共有18大院,41个小院,731间房屋。

但自从1986年开馆以来,乔家大院经历数次复杂的股权转让,由国有控股最终转变为民资控股、国资参股,期间关于资本运作的合法性一直质疑不断。山西省文保部门两次叫停地方政府的资本运作尝试,最终无力阻挡。

随后,乔家大院所在地乔家堡村村民因担忧无法分享乔家大院的旅游红利而与资方和当地政府公开决裂。随之而来的是民资运作下的景区扩建项目,景区运营终伴随着村民的反对和游客持续的投诉,网红景点乔家大院逐渐走向百病缠身的尴尬境地。

根据新华社披露的文化和旅游部对乔家大院暗访报告的部分内容,乔家大院存在诸如景区旅游产品类型单一,更新换代较慢;景区过度商业化问题严重,影响景区品质提升等问题。

山西省、晋中市、祁县三级党委、政府密集表态,称将对乔家大院开展整治工作,力争在最短的时间内使乔家大院重回5A级景区。

2019年8月17日,被取消5A景区质量等级的乔家大院整改10日后重新开业。乔家大院文化园区微信公号发布公告,景区门票由138元/人次调整为全票价115元/人次。

自1986年年底,开馆营业已有33年的乔家大院在旅游市场中长期被定位“北方民宅建筑明珠”。但事实上,乔家大院的走红也许只是个意外。

祁县文化局退休干部晋广鹏(化名)对界面新闻回忆,上世纪80年代中期,改革开放后市场经济浪潮刚刚席卷山西,山西不少地市在建设过程中先后发现地下文物,但一些地市并未采取抢救性发掘措施,而是任由工程继续。山西省委省政府注意到这一现象,号召全省树立保护文物的观念。

在此背景下,晋中地委按照上级部署,在辖区内各县区成立文物保护部门,祁县抽调干部成立文保处,开始挂牌办公。

晋广鹏说,文保处成立初期曾对祁县文物资源做过摸底,“地下古墓葬不算多,两三百年的老宅子到处都是。”祁县境内保存完成度最高、规模最大的古民宅是县城内的渠家大院。当时,距离祁县县城约11公里的乔家大院,只是乔家堡村内的一处老旧民宅,且并无特别的知名度。

祁县文保部门创立之初,国内文物保护、开发方面的政策法规几乎一片空白,“大家都不知道除了请保安看护之外还能做什么。”这一时期,山西临省的河南嵩山少林寺因李连杰主演的电影《少林寺》蜚声海内外,大批游客慕名而去。这给晋广鹏带来启示:“我们祁县能不能也搞一个?”

首先被纳入考察的是渠家大院。但因渠家大院在县城核心区域,且大院内都是住家户,动迁成本高难度大,文保处便将目光转向乔家大院,“都是庄稼户,大片大片的空地。”晋广鹏说,这是祁县官方有意识地开发旅游资源的开端。

1986年年底,乔家大院开门营业,对外的官方名称是“祁县民俗博物馆”,门票价格为3角。

按照文保处最初的设想,“以门票收入作为乔家大院的维护资金,如果用不完,该上交的上交,剩下的就搞搞扩建。”晋广鹏说,“至于扩建,当时也就是那么说说,一张票才3毛钱,来多少游客才能攒够日常维护的成本?”

从开馆到1989年,乔家大院的年游客数量从未超过8万人,山西冬季气候寒冷,馆内几乎整日见不到游客。

此时,意外发生了。1990年,张艺谋执导的《大红灯笼高高挂》在乔家大院实景拍摄。电影上映后斩获一系列国际电影奖项,并获得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外语片提名。

乔家大院随之名声大噪。晋广鹏介绍,1992年,《大红灯笼高高挂》在北美上映当年,乔家大院的年游客数量增加了大约7万人次,当年仅门票收入一项就超过20万元。

不过,真正让乔家堡村那片始建于1755年的城堡式封闭院落群以“乔家大院”的名号红遍全国的,是电视剧《乔家大院》。

2006年年初首播的《乔家大院》主要拍摄地就在乔家大院。晋广鹏回忆,电视剧播出当年,乔家大院仅门票收入就比2005年多出近2000万元,因旅客人数过多,旅游高峰期文保处不得不向上级申请借调武警维持秩序。

不过,当年的盛景中也隐藏着乔家大院日后引发恶评的诸多隐忧。“首先是硬件条件差导致的接待能力不足”,晋广鹏说,2006年的两个旅游黄金周,乔家大院停车场爆满,车辆只能停在路边,排出几公里的长队。无序的商业开发也令人担忧,乔家堡村民、外地商户在乔家大院外兜售纪念品,品类单一且售价颇高,游客体验不好。

每年仅门票收入就达数千万元的乔家大院成为祁县的香饽饽,祁县官方部门格外重视这个聚宝盆。2018年祁县人民政府工作报告显示,祁县全年财政收入约为7亿元,创下历年新高。“由此可见,一年几千万的门票收入在当年的祁县是啥分量。”晋广鹏说。

他介绍,大约在2002年,祁县就打算将乔家大院和另外几个景点并入祁县一家国有控股公司,由一位县领导出任法人。但当年年底修订实施的《文物保护法》规定:下列行为之一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文物主管部门责令改正,没收违法所得,违法所得一万元以上的,并处违法所得二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罚款;违法所得不足一万元的,并处五千元以上二万元以下的罚款:

(一)转让或者抵押国有不可移动文物,或者将国有不可移动文物作为企业资产经营的。

文保处部分工作人员据此认为,国家禁止将国有不可移动文物作为企业资产经营。有人将祁县打算将乔家大院并入国有企业经营一事举报至山西省相关部门,乔家大院得以幸免。

但好景不长。2007年7月,祁县远大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注册成立,代表祁县政府全权经营管理乔家大院。祁县政府将乔家大院景区的开发建设授权给了这家公司,公司法人代表是祁县时任县长李丁夫。

随后,祁县远大投资有限公司代表祁县政府,与上海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重庆中昊投资有限公司签订了意向书,三方出资成立“山西乔家大院旅游开发有限公司”。乔家大院的经营权被折为股本,归入三方共同出资成立的山西乔家大院旅游开发有限公司。三方商定新公司的经营期限是20年,新公司投入2亿元用于旅游开发,而后乔家大院的门票收入由公司支配,每年上缴给政府1000万文物保护费。

界面新闻查阅同一时期的公开资料发现,此举被山西省、晋中市两级文物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认定为:这是一起严重违反文物保护法的行为。这次资本运作被紧急叫停。

吊诡之处在于,几个月过后,祁县国资委宣布成立山西乔家大院旅游股份有限公司,三个发起方分别为祁县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祁县乔家堡旅游景点开发有限公司、上海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不幸中的万幸就是好赖这个企业还是国有控股的。”晋广鹏说。

但接下的短短数年,晋广鹏的慰藉很快消失了,经过一系列复杂的股权转让,乔家大院的控股方由国资变为民资。

山西乔家大院旅游股份有限公司的股权结构为,祁县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占股70%,是绝对控股的大股东,祁县乔家堡旅游景点开发有限公司和上海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分别占股10%、20%。



本文标题:乔家大院被摘牌背后:网红景点33年的是是非非
本文链接:https://www.luyingw.cn/lyzx/615.html